简体 繁體 English
   
 
    研究会动态
南充市荣获“2019中国西部最具投资价…
桂强芳警告:乱局不止,香港国际竞争力将受…
桂强芳:忧城市安全竞争力再滑落 吁止暴乱…
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挺身而出支持止暴制…
香港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 桂强芳全球城市…
2019第十八届全球国家(城市)竞争力分类优…
我院高级研究员薛凤旋教授应邀赴北京师范…
「第十届世界航空公司排行榜新闻发布会」…
我院高级研究员魏达志教授应特邀出席“河…
我院主办的2019年首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论…
 
   与政商领袖交流
研究会动态 首页 > 研究会动态
我院高级研究员魏达志教授应特邀出席“河套风口——河套科技创新与深港城市发展”论坛

2019年4月27日下午,一场由深物业集团与深圳公众楼市研究院共同主办的“河套风口——河套科技创新与深港城市发展”的论坛在深圳星河丽斯卡尔顿酒店宴会三厅举行,我院高级研究员、广东省政府参事、深圳大学经济学教授魏达志应特邀出席了论坛,并发表了题为《河套——大湾区视野下深港科技合作的突破口》的主旨演讲。


 落马洲河套地区


演讲的主要观点如下:

       1、应该说深港合作,深圳这座城市在神话般的崛起中,香港居功至伟,没有香港对深圳的投资、没有香港对深圳的帮助和支持,深圳没有今天,这是深圳不要忘记的历史。

      2、香港若干财团对香港所有的产业进行垄断,这种垄断导致香港是没有创新精神的,香港最优秀的人才和深圳最优秀的人才相比有很大的致命差异,香港人最大的理想就是获取全球最好大学的最高学历然后去做一个打工皇帝,年薪也是几千万、一个亿,深圳不是,深圳最优秀人才,什么时候能独创一个独立王国,最后我来当这个国王,企业家是、科学家是、教育家是、专家学者是,深圳的任何一类群体都具有这样的心态,我一定要超过你,你今天牛,我明天比你更牛,这就是深圳人。这样的心态导致深圳的原创动力特别强劲。

3、我希望粤港澳大湾区能够打造的产业链能够改变当今全局产业分工的格局,需要有中国的地位,包括各方面都是这样。

      4、我总结深圳经验的时候曾经总结一条,深圳政府为什么比其他政府做得好,这个政府认识市场、发现市场的认知水平比其他地方高,所以政府的财政投入和市场投入能相向而行,不是逆市场而行。凡是逆市场而行的行为都会被历史证明有问题。

5、河套的功能是什么?其他都玩得非常好,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但科技创新还不太会玩,所以我带着你到这1平方公里玩一玩,然后我们再统一推广,这样既发挥你的优长也避开我的短项,这样才能实现合作共赢。



演讲全文如下: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好!


       转眼间我到深圳已经35周年了,所以我们要回顾深圳从创市到现在,改革开放40周年深圳建市不到40周年,我们清晰的记得深圳建市时候,香港的经济总量是深圳的160多倍,我们是非常小、非常小的,小弟弟都算不上。2018年深圳的经济总量超过香港,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不可想象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其实我们说到河套,的确像上面的专家说的一样,河套在深圳已经探讨了二十年,直到现在我觉得才有一个像样的定论。


中外城市竞争力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深圳大学经济学教授魏达志发表主旨演讲


       90年代初深圳还是老样子,这里经常因为春季、雨季洪水来的时候,深圳河弯弯曲曲会造成洪水的状态,那个时候要香港和深圳共同治理深圳河,香港是没有兴趣的。1995年我担任第二届深圳市政协委员的时候我们参加一个活动,就是对深圳河一、二、三、四期工程规划的考察,总指挥是清华出身的林万泉先生,非常有水平。当年深圳河涨水,深圳口岸几乎淹没掉,深圳的土著居民从家里拿旧门板就可以作为临时过渡的交通工具,而且非常赚钱。香港人要去口岸,坐我的门板,收你100港币不算多吧,避免关节炎。


无独有偶,最精彩的一次是香港港英当局派出的代表团,他们在深圳正好碰上大雨,正好碰上深圳口岸涨水,他们就回不去了,尤其是港英当局穿着高跟鞋的女士,同样要坐门板。他们觉得港深唇齿相依,于是乎深港对深圳河的开发开始形成共识。1995年我去考察的时候还存在一、二、三、四期工程,最后实现了裁弯取直,留下了现在的河套地区。这个地区留下以后一直在讨论,讨论到现在。


       应该说深港合作,深圳这座城市在神话般的崛起中,香港居功至伟,没有香港对深圳的投资、没有香港对深圳的帮助和支持,深圳没有今天,这是深圳不要忘记的历史。为什么深圳又能超过香港呢?深圳和香港合作的蜜月期就是深圳一穷二白打开国门,我们在招商引资,不像现在胃口高了挑这个挑那个,那个时候大量的香港三来一补企业进入深圳,来料加工、来图加工、补偿贸易进入深圳,这也是香港人在深圳挖到最大的一桶金。伴随着三来一补在深圳和珠三角的布局,香港还有另外一桶金,制造这么多的三来一补商品,对深圳海关是大进大出的过程,香港的集装箱码头得到迅速的发展,香港的港口贸易非常的发达。


由于香港用他的港口和深圳用我们后来成立的盐田港和妈湾港,每一集装箱要贵1美元左右,市场一定选择市场最好、服务最好的地方,2003年上半年,深圳的集装箱总量联合国超过香港。除了这一段深港合作蜜月期之外,其他的地方香港开始掉队了,掉队的主要原因就是深圳在进行产业结构的调整和转换,而香港原封不动。这种原封不动香港人自己是感受不到的,因为他购物的便捷、餐饮的方便、生活应用现代制造业包括科技产业制造现代化的产品在香港的应用是非常普及的,他不会落后全世界任何一个城市。因为这些东西都不是他制造的,香港原原本本保持了原来的产业构成,保存了原来的所有制构成,香港若干财团对香港所有的产业进行垄断,这种垄断导致香港是没有创新精神的,香港最优秀的人才和深圳最优秀的人才相比有很大的致命差异,香港人最大的理想就是获取全球最好大学的最高学历然后去做一个打工皇帝,年薪也是几千万、一个亿,深圳不是,深圳最优秀人才,什么时候能独创一个独立王国,最后我来当这个国王,企业家是、科学家是、教育家是、专家学者是,深圳的任何一类群体都具有这样的心态,我一定要超过你,你今天牛,我明天比你更牛,这就是深圳人。这样的心态导致深圳的原创动力特别强劲。


        我一直关注一组数据,我为什么说粤港澳大湾区是国家战略?国家战略的视野是全球性的,我一直关注什么数据?比如说2017年是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写进政府报告的一年。这一年美国的经济总量是19.55万亿美元,中国的总量是13.17万亿美元,这个时候我们发现中国的总量开始占到美国经济总量三分之二以上,67.36%。与此同时,日本的经济总量已经下滑到中国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下,他是4.34万亿美元,占中国GDP的比重是32.95%。中国第一次总量跨过美国的三分之二,日本总量第一次掉到中国三分之一以下,与此同时,中国的总量还超过了全球排第五到第九位五个国家总量之和,包括英国、法国、印度、巴西、意大利,五国的总和加起来不如中国。中国的发展让全世界瞠目结舌,与此同时,美国绝不可能坐视不理,美国不能容忍第二大强大的过程总量超过我一半,不能中国拥有自主、完整的工业体系、更不能容忍科技在某些领域能领先世界,还不能容忍金融、人民币强大到可以和美国在全球争取你的一杯羹,当然在军事上更不能允许。对中国的围堵是实实在在的,是一定要来的,2018年中国占美国的比重下降两个百分点,日本占中国的比重上升的五个百分点。中国愿意被人家这样围堵吗?肯定不愿意,美国教训中兴通讯,教训华为的时候是在给我们民族警醒,就是不能稀里糊涂的要总量不要质量,要规模不要结构,这样的情况下《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呼之欲出,粤港澳大湾区是要占领全球的制高点,包括我在这里培育的全球性中心城市要能和全球顶尖的中心城市旗鼓相当。我希望粤港澳大湾区能够打造的产业链能够改变当今全局产业分工的格局,需要有中国的地位,包括各方面都是这样。


当然《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出台应该说非常棒,但是很多的企业家看了这个规划以后不知道怎么做,为什么?因为经济、社会、生活运行的时候总是有两只手,一手是有形之手--政府行为,另外一只看不见的手--市场行为。两只手都在为一个前景博弈的时候,市场调节也在发挥着它的作用。外向型经济向开放型经济转变,由工业文明向科技文明转变,过去的主要由政府主导到未来我不敢说市场配置资源起决定性作用,还到不了那个水平,政府和市场相向发展的时候,我总结深圳经验的时候曾经总结一条,深圳政府为什么比其他政府做得好,这个政府认识市场、发现市场的认知水平比其他地方高所以政府的财政投入和市场投入能相向而行,不是逆市场而行。凡是逆市场而行的行为都会被历史证明有问题。


当两只手都在起作用的时候,市场之手弥补政府之手很多的不足,我想深港在河套地区的合作,他的合作一定要找到共鸣性,找到互补性,比如说最近有微信讲,清华和北大差点被踢出全球高校100强,这个我相信实际的水平,清华、北大不至于这么差,因为评价体系在别人手里,他能给你评价进100强已经是给你面子,香港8所政府投资的大学有一半进入全球100强。我经常在香港开会,深港合作的学者很熟悉,之间的关系也比较亲密,我问他怎么没有看到香港顶尖级的教授?年薪几百万特别棒的教授出现在这里,他跟我说那些教授不问这些问题,他们研究的问题都是全球最好的论文,发表在全球一线的杂志,多发几篇以后就会获得一种荣誉。这种荣誉就是香港的教授可以获得终身教授的荣誉,一辈子被高薪供养,这是他的奋斗目标。香港有大量的科研成果是束之高阁的,他是不能实现产业化和商业化转换的,在这种不能实现转换的过程中,其实香港出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知识创新的大规模浪费,我2000年的时候编过一套书,那套丛书的名字是《中国高科技与中国未来之路》,这套丛书有三本书和30个企业的案例,深圳的企业家非常繁忙的用高昂的价格购买别人的创新知识,从而在深圳进行产业化的转换以后变成科技的产品。深港之间的合作恰恰是深圳缺乏基础研究、缺乏应用基础研究,而香港缺乏创新的主体,也缺乏相应的机制,因为任何一个房地产老板,当香港人意识到要搞科技的时候,做一个科技港,最后变成的租房和售房,没有做成科技,因为他没有这个主体。


       我最近看到特首,她在介绍香港的优势和强项时,依然说的是过去的优势,没有从比较优势变成特色优势,香港的优势是什么?高海燕说了,香港的现代服务业占95%以上,所以高新技术产业、文化产业、创意产业的占比非常小。香港最牛的金融业,2015年、2016年全球评价,由于香港占中,评价由全球第三排到全球第十,深圳跃升到全球第十九。综合开发研究院和英国伦敦的金融集团共同排序时,我们还是把深圳拉后了一点,深圳还是比较谦虚,我们不要排那么前,我感觉是那个意思,我们主动的拉后一点。


我们要给香港的金融业、全球的金融业定位,先做一个产业定位,你的定位是现代服务业、高端服务业,千万不要忘记你为别人服务,中央说核心引擎,香港、澳门、广州、深圳的排序,在香港、澳门是找不到创新主体,因为你服务主体。如果进行文明的定性那更糟糕,金融中心是服务三来一补的,那你就是工业文明时代的金融中心。如果你是服务于科技创新企业、战略性企业的话,那你是科技文明时代的金融中心,产业性质的定位决定了香港要成为科创中心非常困难,因为他缺乏主体。


       河套的功能是什么?其他都玩得非常好,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但科技创新还不太会玩,所以我带着你到这1平方公里玩一玩,然后我们再统一推广,这样既发挥你的优长也避开我的短项,这样才能实现合作共赢。


从这个概念、这个意义上来说,河套的未来前景是非常辉煌的。深圳最有条件进行核心引擎的使命和担当是深圳这座城市,广州还可以跟上。广州为什么会被深圳超过?也是由于结构上的原因,时间的关系我不展开。


      广州忙的东西和深圳忙的东西不一样,广州有非常多的牛人和学者。我在心里问,广州掉下去社会学者和人文学者没发现什么吗?我不敢问,我怕得罪的人太多。粤港澳大湾区国家战略已经撑起了旗帜,我们根据各自企业的所长,发挥市场经济选择的权利,与《珠三角发展规划纲要》进行互补、互动,前景一定美好,谢谢大家。



来源:      时间:2019-04-30
   
    友情链接
 
台湾竞争力论坛
《中国城市》杂志社
世界航空小姐协会
 
关于我们 | 服务宗旨 | 服务内容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 粤ICP备10240531号-3 邮箱:china_city98@163.com